……换句话说,这里百分之九十九的土地都是货真价实的原始荒地,放眼望去几乎都是贫瘠陡峭的花岗岩高原和奇形怪状的岩石,偶尔出现气度棱线和冰碛穹丘,或许是最后一次冰川时期的遗迹,也可能是上年冬天的杰作。宝蓝色的湖泊气势惊人,绸带般的支流好像小蛇,蜿蜒在酷似北极的寒带草原上,滋育着生气勃勃如毛刷般的草丛和树林……

巡山员有男有女,自成一族,是万中选一的精英,热诚,无惧,坚毅。他们虽然为了不同目的前来,纵横山林个有特色,但都渴望离群索居,追求荒野的灿烂。

在这里,生活只剩下最基本所需:食物,水和住所。人在这里很可能迷失自己,身体或心灵皆然。人在这里也很容易就能摆脱一切人与事,甩开文明,几乎毫不费力。

然而,清澈的高山湖泊映照着一位巡山高手的倒影,提醒我们:人能摆脱一切,却无法甩开自己。
《山中最后一季》[美]埃里克 布雷姆

firewatch logo

星火,萤火,烛火,山火。火之及处,映出孑孑之身影。

《看火人》用她美丽的色彩渲染出了一部透及心灵的佳品。

firewatch forest in the morning

晨曦在林间微露,显得森林分外青翠

firewatch forest at dusk

夕阳西下的余晖洒下一片金黄

firewatch forest at night

月光下,暗绿的森领宁静而透着张力

带着过往或感人或悲伤的记忆, 独身一人穿梭于荒野。毫不费力得甩开了文明。是在这旷野中忘我还是更为接近自我?

手持步话机,从另一头传来宛若隔世之音的问候。选择封闭自我还是敞开心扉?

对于一个为了摆脱或者逃避现实困扰的人来说,旷野意味着什么呢?

什么都搞砸的人起码可以选择离开……试着跳脱生命的道路,抛开常轨,听天由命,随波逐流。这是起码的尊严。
……
然而抛开一切是不是太过疯狂,明天一早是不是真的会出发?
《蓝色公路》William Least Heat-Moon